FreakBLA

我是芙瑞克,我只会瞎jb写
线下长弧高中狗失踪人口
aph,BSD,刀男常驻粉,其余墙头无数
相当杂食几乎无雷点,除了乙女可能什么都想尝试写写,所以慎fo(
喜欢新选组味音痴,
主吃安清安,兼堀,敦芥敦,太芥,米英
什么圈都知道点东西,来者不拒

没人看的置顶

消极悲观的废人,但是生活态度还挺积极的

平生最爱音乐和搞cp,喜欢推歌

没有什么底线

佔tag歉  芥芥角色歌(應該是? 好聽使我流淚

不过似乎好多人还没听过...

两年前的测试结果还有我吃过的药什么鬼的......双向障碍那张不见了

【兼堀/副安清】main theme (2)

本篇暂无安清,不会超链接,前文在空间,我知道没什么人看qwq



       “谢谢您帮我搬行李!其实我自己也可以


全搬上来的,实在麻烦您啦。”堀川国广对着


友善的邻居道谢,然后把最后一个纸箱放在了


新家地板上。

       

       接下来是把拆散的家具一件一件拼整起来


,没有任何人帮助的堀川显得很吃力,毕竟床


板衣柜这类家具都很沉重。

        

“早知道让邻居和我一起装好家具了......这样会


很麻烦啊。”

         堀川自言自语道,手里握着螺丝刀坐在


地上给书桌拧螺丝。


       刚从图书馆回来的和泉守兼定从电梯出来


走到楼道,就听到有家具木板碰撞的声音。之


前听到邻居说会搬来一位大学生,想必就是他


在捣鼓家具吧。


     堀川的房间在和泉守的对面,门正大开着


,而他就在客厅里盘腿坐着,研究家具的构造


和组装方法。


    到了堀川的门对面, 和泉守先是看到了在


众多凌乱部件中有一颗黑色的脑袋上下起伏,


驻足许久也没有听到有别人的声音,就反应过


来新邻居可能没有帮手。出于和邻居混熟的心


态,和泉守踏入堀川的房间门,穿过林立的零


件,望向坐在地上的人,想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和泉守还没有开口,就被眼前人的相貌吓到了。

   

     ———原本梳理服帖的黑短发因为活动变


得有些凌乱,白净脸庞上泛着淡淡的红晕,葱


绿色透彻的双眼眨巴着,身体是健康的体态,


隐约能看到四肢上因为运动突出的肌肉。


       和泉守眼前的这个人,长相与他死去的恋


人如出一辙,但却比他看起来健康得多,而且


没有耳洞,没有戴着与他情侣款的耳钉。


      他彻底怔住了,什么都说不出口。


      还是堀川不经意的抬头才看见在自家门口


发呆的陌生人,他放下手里的活,抬头问道,

      

 “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

        

       和泉守被熟悉的少年音线唤醒,这才从恍


惚里回过神。

         

        “你没有帮手?不介意的话......或许我帮你?”

           

        “好啊!我正愁着没有人帮我,家具不知道要装到什么时候呢.....”

            

        在堀川简短热情的语言中两人开始了合


作,和泉守对眼前这个“堀川”充满了疑惑,但


如出一辙的相貌使他又放下心来,一股奇妙的


力量推动着他帮助眼前的人。

    

      有了帮助的堀川完成组装工作明显快了很


多,但也已经是下午5点了。


       “好累啊......如果你不来帮我还不知道要干


到多晚呢。”

        


      “举手之劳而已.....不要介意。”

       

          和泉守看着劳累过后扑在沙发上的堀川


,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你也是那所大学的学生吗?看起来你和


我年龄差不多。”

      

          “是的,不过已经毕业了,正在读研。”

        

           “读研啊.....好厉害,我还不知道怎么度  


过大学四年呢。”

          ........

           

           这样的寒暄持续了几句,和泉守终于


将压抑许久的问题问出了口,


          “请问———你是叫,堀川国广吗?”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带着怎样的表情


和心情,问出这个问题的。


         “诶....?”堀川微微皱眉,显得很困惑。

        

            “您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





【兼堀/副安清】Main theme 【1】

咳咳.....是的我没填完坑又开了新的.....

我向组织保证这篇兼堀绝逼是HE!!他们这么可爱我怎么忍心虐他们!!只是先虐后甜而已!!

副CP安清注意,就不打tag了


————————


    和泉守兼定一开始置身于一片黑暗中。突


然,他看到脚下周围的地面变得深蓝,有无数


星屑从身边划过,耳边也传来若有若无的,好


似宇宙中的轰鸣声一般的声音。


     轰鸣声越来越大,星屑以极快的速度密集


下落,和泉守兼定看到原本深蓝的空间又发出


及其扎眼的红光。


     正在他极力想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时,床


头上的闹钟响了。


     “搞什么.....原来是梦。”揉揉因为睡觉弄乱


的头发,和泉守对着滴答运转的秒针凝神了好


久。

————————

     

      和泉守的恋人在他的大学期间死于一场大


病,在最后的时间里,堀川依然忍着强烈的疾


病的痛楚对和泉守微笑。


     “兼桑不用担心我,连这点痛苦都无法克服


的话.....怎么算得上是兼桑的助手呢”


     堀川苍白的面孔在阳光的照射下,似乎有


些透明,本就不健壮的身体被疾病折磨得不成


人形,瘦削的身影像风中飘零的树叶。


     和泉守当时立刻抱紧了他。


      “没关系的,有我在。”

       堀川依然笑着,用细弱的双臂拥抱对方予


以回应,他依然在笑着,始终没有将自己痛苦


的一面展现在和泉守面前。


     但最后,堀川依然没有任何预兆地离开了


了世界。

     和泉守一时间无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但他没有撕心裂肺地大哭,只是整个人处于迟


钝的麻木状态,大学课程中不断缺席,本来作


为优等生的他突然泄了气。不能再像以前充满


活力地交谈、学习。


     整整用了半年时间,和泉守才差不多使自


己重新振作。但这出于他生来积极上进的本能


,那让他意识到自己不能再颓唐下去。所以所


谓振作也只是重新开始努力学习、打工,他再


也没有大声地笑过。从小就互相是朋友的大和


守安定、加州清光在知道堀川去世的消息后,


也一时间难以接受,三个人共同处在极度悲痛


的环境下。


     好在这两对小情侣还有彼此,但是对于和


泉守来说,他真的丢失了全世界。

————————

     

     大学毕业后,和泉守选择读研,从大学宿


舍搬了出来,在学校附近租了一间大小只适合


一人住的房子,就过上了勤工俭学,努力上进


的正能量生活。

     

      如果忽略他周围极低的气场。

—————————

      堀川与和泉守在初中时相识,和大和守安


定、加州清光也在这时相遇。

     

    四个人迅速一拍即合,到哪里都形影不离


,好像关系极好的小女生。

     

      堀川在漫长的岁月中,终于意识到了自己


对和泉守的爱意。在一个下着雨的夏天夜晚表


明了心意。对于同是男人又喜欢上对方,堀川


没有逃避自己的心,他认为,爱就是爱。


     于是两人顺理成章地开始了交往,在学校


里腻歪,一时间成了全校最耀眼的闪光弹。


     同时互通心意的也有清光安定这一对。他


们的相处方式更像损友,吵起架来就是一瞬间


的事。但是大和守当时的告白却极其认真庄重


,让加州清光感到十分震惊,同时,也有喜悦。

———————

     再后来就是堀川的病被检查出来,直到他


离开了世界。

     

     一切的发生,快速地就像一场梦。


     

想用这个曲写兼堀或者清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