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akBLA

这儿红茶,也可以叫芙瑞克,只会瞎jb写
目前aph/刀男/BSD/小英雄/宝石之国,墙头无数
喜欢味音痴和新选组
米英兼堀安清都是心头肉
雷乙女,看到没关系不要硬塞
线下是长弧高中狗
如果你喜欢我就私信加我tx呀!!(醒醒
语C也玩,不过目前只会aph
想磨刀男的皮....能和我一起磨皮最好了

我不该装作阳光开朗的样子和别人交流显得尴尬无地自容真正的我是什么样我最清楚努力找着话题避免尴尬别人也许也不屑一顾但却伤害了我的自尊但就算伤害了我的自尊我也什么都做不到没有底线没有改变我永远无法对他人强硬起来即使我在某些人眼里像赤身裸体的能看透我我也只能强壮镇定其实自尊已经被他们践踏得一点不剩了也一句话也说不出口一边憎恨着一边害怕着没有行动没有底线容忍着一切这已经不是温柔是懦弱如果我还能像以前揪着别人领子暴打一顿倒也好了但我无论如何再也做不到了我怀疑自己和别人的心智和脑回路有着严重分歧我再也没有和他们有共同点我笑的时候他们不笑我哭的时候他们却在笑我不懂难道他们是没有感情的人我厌恶他们看不起他们又害怕他们再一遍什么都做不到我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崩溃再也装不下去告诉他们其实我孤独自私好嫉妒没恒心没有一点阳光气质但我可怜到这种话也说不出口只能头晕目眩模模糊糊度过人生

是我又多情又敏感么....总觉得我的感情一直在被忽视或者践踏....我的敬仰也没有被正确的对待.....我的温柔也成为别人口无遮拦的理由....也是交不到朋友的原因吧....

一直都没怎么受过人尊敬的.....知道别人如何毁灭我的自尊的时候真的很恐慌但是什么也说不出来....人家还是好好过着生活毫发无损....让我觉得自己仿佛垃圾堆里捡来的....

我的脑子出问题了吗?为什么我遇到的人都那么无情无义呢?没有一个人像我一样的温柔和善解人意。


但是没有那些人我也就活不下去了。一边看不起着一边厌恶着一边害怕地和他们交流获取可怜的一点点快乐....也就维持生活了

这种神仙石头一定要给大家看

知道我这点粉丝肯定没人看我的但我还是要发..

【兼堀/副安清】main theme (2)

本篇暂无安清,不会超链接,前文在空间,我知道没什么人看qwq



       “谢谢您帮我搬行李!其实我自己也可以


全搬上来的,实在麻烦您啦。”堀川国广对着


友善的邻居道谢,然后把最后一个纸箱放在了


新家地板上。

       

       接下来是把拆散的家具一件一件拼整起来


,没有任何人帮助的堀川显得很吃力,毕竟床


板衣柜这类家具都很沉重。

        

“早知道让邻居和我一起装好家具了......这样会


很麻烦啊。”

         堀川自言自语道,手里握着螺丝刀坐在


地上给书桌拧螺丝。


       刚从图书馆回来的和泉守兼定从电梯出来


走到楼道,就听到有家具木板碰撞的声音。之


前听到邻居说会搬来一位大学生,想必就是他


在捣鼓家具吧。


     堀川的房间在和泉守的对面,门正大开着


,而他就在客厅里盘腿坐着,研究家具的构造


和组装方法。


    到了堀川的门对面, 和泉守先是看到了在


众多凌乱部件中有一颗黑色的脑袋上下起伏,


驻足许久也没有听到有别人的声音,就反应过


来新邻居可能没有帮手。出于和邻居混熟的心


态,和泉守踏入堀川的房间门,穿过林立的零


件,望向坐在地上的人,想问他是否需要帮助。


     和泉守还没有开口,就被眼前人的相貌吓到了。

   

     ———原本梳理服帖的黑短发因为活动变


得有些凌乱,白净脸庞上泛着淡淡的红晕,葱


绿色透彻的双眼眨巴着,身体是健康的体态,


隐约能看到四肢上因为运动突出的肌肉。


       和泉守眼前的这个人,长相与他死去的恋


人如出一辙,但却比他看起来健康得多,而且


没有耳洞,没有戴着与他情侣款的耳钉。


      他彻底怔住了,什么都说不出口。


      还是堀川不经意的抬头才看见在自家门口


发呆的陌生人,他放下手里的活,抬头问道,

      

 “那个.....请问有什么事吗?”

        

       和泉守被熟悉的少年音线唤醒,这才从恍


惚里回过神。

         

        “你没有帮手?不介意的话......或许我帮你?”

           

        “好啊!我正愁着没有人帮我,家具不知道要装到什么时候呢.....”

            

        在堀川简短热情的语言中两人开始了合


作,和泉守对眼前这个“堀川”充满了疑惑,但


如出一辙的相貌使他又放下心来,一股奇妙的


力量推动着他帮助眼前的人。

    

      有了帮助的堀川完成组装工作明显快了很


多,但也已经是下午5点了。


       “好累啊......如果你不来帮我还不知道要干


到多晚呢。”

        


      “举手之劳而已.....不要介意。”

       

          和泉守看着劳累过后扑在沙发上的堀川


,心不在焉地回答道。


        “你也是那所大学的学生吗?看起来你和


我年龄差不多。”

      

          “是的,不过已经毕业了,正在读研。”

        

           “读研啊.....好厉害,我还不知道怎么度  


过大学四年呢。”

          ........

           

           这样的寒暄持续了几句,和泉守终于


将压抑许久的问题问出了口,


          “请问———你是叫,堀川国广吗?”

        

         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带着怎样的表情


和心情,问出这个问题的。


         “诶....?”堀川微微皱眉,显得很困惑。

        

            “您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